出售新闻此起彼伏 五星级酒店经营存挑战

2021-06-05 01:45贝果财经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出售新闻此起彼伏 五星级酒店经营存挑战

本报记者/钟楚涵/蒋政/上海报道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指出,包括上海豫园万丽酒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在内的多家五星级酒店正在挂网销售。

《中国经营报》记者进一步了解发现,事实上五星级酒店的出售一直存在,而出售的原因与酒店本身的经营情况以及酒店业主的经营情况等因素相关。与此同时,五星级酒店的经营也存在前期投入大、投资回报时间长、酒店老化等挑战。

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向记者表示:“酒店交易非常正常,没有流动性的行业是不正常的,关键是交易的价格是否正常。疫情确实影响了酒店业,在星级酒店中,五星级酒店的盈利情况还是最好的。目前中国酒店业总体是供大于求,今后随着国民消费能力提升,需求还会上升,高端酒店依然有发展机会。”

出售新闻此起彼伏

近日,第一财经、界面新闻等多家媒体发布新闻称,国内多家五星级酒店正在挂网销售,其中包括上海豫园万丽酒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上海虹桥绿地酒店群、深圳凯宾斯基酒店、佛山希尔顿欢朋酒店等五星级酒店。

6月2日,记者浏览酒店交易网的五星级酒店出售信息时发现,上海地区显示已经没有五星级酒店在出售,深圳地区还有多家五星级酒店出售信息,但均未发布酒店实际名称。不过根据记者搜索发现,“酒店交易网”微信公众号于2020年12月曾经发布过关于上海豫园万丽酒店的出售项目调研简报,其中显示,该酒店位于上海市中心,出售价格为21亿元,酒店入住率平均达到90%以上。

随后,记者联系到酒店交易网相关项目负责人杨先生,杨先生告诉记者:“上海豫园万丽酒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都已经打电话和我们说不卖了。这些出售信息在我们平台挂得也比较久,是一些地产中介挂上去的。后来经过第一财经等一些媒体报道过之后,舆论突然变大。之后这些酒店就直接打电话到我们平台,说不卖了,要求我们把信息撤下去。”

6月2日,记者致电上海豫园万丽酒店,相关接听电话人士表示不清楚是谁对接媒体,需要问一下再回复,但是截至发稿对方没有回复。

洛桑酒店管理机构首席顾问夏子帆告诉记者:“实际上,高星酒店的出售一直没有断过。只是这次被新闻媒体聚焦了。从出手的角度,很多五星级酒店在网上挂了好几年都没有卖出去,因为高星酒店本身是重资产,撇开楼价不说,一个酒店从装修、机电设备、绿化灯光等做起来,需要几个亿的投入,重资产的出手是比较困难的。一般来说,买家很多都是国有大企业或者资本公司,买下之后进行资产整合、打包上市。”

杨先生向记者透露:“在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只要资产低于市场价格,会有大把买家抢着买。但是上述酒店的出售价格都不是低于市场价格,也并不着急卖。另外据我了解,一些酒店之后并不是不出售,只是转向小圈子卖,而非大张旗鼓地卖。”

出售原因有多种

关于五星级酒店出售的原因,夏子帆向记者分析了几种情况。“无论业主方最初是为了提升地产价格建设酒店还是自己投资建设酒店,当重资产一旦经营不善时,他们就会面临巨额的亏损。因为酒店是以能耗为主导的企业。举个例子,酒店即使一个客人也没有,它也需要开灯、开空调耗能。因此酒店如果不赚钱,那就是亏钱。在酒店本身经营处于亏损状态,不赚钱的状态下,每天经营都在支出费用,与其如此不如出售。”

疫情也使五星级酒店的经营受到影响。劲旅网CEO魏长仁此前表示:“今年整体上来讲,高端酒店(四、五星级的酒店)想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是很难的,多数应该是达不到的。因为四、五星级酒店主要是以商旅为主,另外加上一些休闲旅游的客人。据我了解,企业对于差旅的费用对比疫情之前有所缩减,高端酒店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明后年应该也不乐观。”

“五星级酒店出售的第二种情况是,当酒店所属企业面临资金困难周转或者负债比较高的情况之下,企业需要变现,所以出售酒店。”夏子帆表示。

记者注意到,以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而言,该酒店于2016年开业,截至目前不过经营了短短5年。而根据赵焕焱向记者提供的信息:“酒店的黄金收获期是开业后6至20年,酒店开业后6年甚至更多时间财务亏损是正常的。”按照此推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在还没有达到收获期时已经被出售。

而上市公司新华联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2.86亿元,较上一年同比减少258.72%。同期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83.54%。6月3日,记者致电新华联,相关接听电话人士向记者表示:“根据公司战略转型升级需要,同时为改善公司资产结构,确保资产实现更高收益,降低公司负债,使公司实现良性健康发展,确实有出售酒店等大宗资产的计划。”

记者注意到,新华联此前也曾经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拥有西宁新华联购物中心、北京新华联国际大厦底商、上海新华联购物中心、银川新华联购物中心4宗商业资产和北京新华联丽景温泉酒店、北京丽景湾国际酒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西宁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唐山新华联铂尔曼酒店等10宗酒店资产可供出售,可变现资产充足。为改善现金流状况和资产结构,公司已制定酒店和商业大宗资产的出售计划,并已与戴德梁行、仲量联行、第一太平戴维斯、高力国际等多家知名经纪公司签订协议,面向全球征集客户。”

未来空间几何?

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月1日,我国豪华(五星级)设施数量为0.4万家,占全国酒店业的1%。从客房数来看,豪华(五星级)客房数为107.8万间,占7%。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五星级酒店在经营时确实面临着一些挑战。魏长仁表示,五星级酒店是一种前期投入大,投资回报时间长的业态。“一个五星级酒店前期投入至少几千万元甚至一两亿元,一般而言,五星级酒店起码在经营十年之后才能收回前期投入的成本。而相比之下,中端酒店三五年后就可以收回前期投入的成本了。”

除此之外,目前一部分五星级酒店已经步入老化,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酒店的盈利能力。“老酒店在建筑格局上有一定问题。原本中国的车辆比较少,导致一些老酒店停车位的数量不够。以前的五星级酒店可以停百来台车已经是很好了,而现在基本是一个房间一个停车位。另外,老酒店如果重新改造建设、重新装修,所需的成本非常高。酒店基本10年一个周期,经过10年基本设备就会老化,当设备整体老化时,维修费用增多,盈利能力就会减弱了。”夏子帆分析。

魏长仁表示:“当酒店老化后,客人的好评度、体验度会降低,价格就会卖不上去。除此之外,品牌影响力、团队运营能力以及选址都是影响五星级酒店收益的重要因素。”

记者注意到,在一部分五星级酒店长期准备出售的同时,另外一些五星级酒店正在开始运营。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2月亚太地区首家丽笙精选酒店——上海兴国宾馆丽笙精选在上海亮相;此外,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品牌阿丽拉酒店将替代原本的上海浦西四季酒店。在2018年,上海宝格丽、苏宁宝丽嘉酒店等多家五星级酒店也在上海开业。

对于未来五星级酒店的市场空间,夏子帆认为:“实际上,在国八条之后,高星酒店的需求有结构化的调整。有人出局也有人入局。一些不好的产品、老产品会逐步被淘汰。未来五星级酒店还是会合理增多。比如某个地方如果缺五星级酒店,还是会有企业去建设。因此在有需求、合理投资的情况下,未来五星级酒店也是有空间的。”